海拔5300米、-17℃......孩子们的上学路他们护送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9-03-09 18:04

每年临近春季开学,家住新疆喀什地区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村子里的孩子们要返回县城的寄宿制学校,这可是一条要做好充分心理准备和身体准备的路。为什么?五千多米的高海拔、零下十七八度的低温、最深处可达两米多的积雪,这可是一条充满挑战和考验的上学路。

风雪阻断了村里通往县城的路,家长必须要护送孩子,或步行或乘坐可以使用的交通工具,赶很远很远的路,才能去学校报到。每到这个时候,当地的铲雪车辆就会和红其拉甫边境派出所民警们一起,连日通路。去学校的车就守候在那儿,等着和艰辛赶来的大人、孩子汇合。

艰难通路 迎来赶路父子

我们跟着红其拉甫边防派出所的车,驶往通向海拔5300米的盖加克达坂。这几天,当地政府正在紧急调派铲雪车辆,连日通路,这个进程比想象的艰难很多。

在积雪最深处可达两米多的雪阻路段,铲雪车走300米就花了2个多小时,不仅轮胎不断陷进雪里难以前进,车辆的各个零部件也不断发生故障。高海拔加上零下十七八度的低温,铲雪车也有了“高原反应”。

新疆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交通局局长 帕力万·达木拉:这个冻住了以后,就裂开了。

新疆喀什边境管理支队红其拉甫边境派出所所长 夏洪强:它一直不停工作,压力大,再加上外面气温低,就把这个冻裂了。冻裂了以后,我们及时(联系)到县上去买的,找到这个配件了。结果今天上午来了才发现,现在目前电瓶也坏了,冻住了,冻得没有电了。

夏洪强是喀什边境管理支队红其拉甫边境派出所所长,他告诉我们,护送孩子们的上学路,大伙儿已经坚持十余年了。山里没信号,每次只能靠卫星电话联络山下的派出所 。

新疆喀什边境管理支队红其拉甫边境派出所民警 卡米力江·地鲁克:喂,米罗?刚从(哨卡)上过了吗?白颜色车,就是电瓶在白颜色车上面。

没料到的是,在等待电瓶从县城送上山来的过程中, 铲雪车底盘油箱的柴油又被冻住了。

没料到的是,在等待电瓶从县城送上山来的过程中, 铲雪车底盘油箱的柴油又被冻住了。

新疆喀什边境管理支队红其拉甫边境派出所所长 夏洪强:它冻了以后,油路不通了。现在我们在点燃,加热它,把它融化掉。这个油化开了以后,我们车才能发动,油路才能畅通。能烧的都烧完了,准备还脱(衣服),我拦住了,我说不能再脱了,再脱的话冻死了。

需要及时解冻,手边又没有足够燃料,驾驶员把自己的棉衣、帽子和手套都脱下来烧了。

新疆喀什边境管理支队红其拉甫边境派出所所长夏洪强:他也比较着急,这个路不打通他很着急,因为里面的学生娃在等着,要把路打通学生娃才能出来,非常着急,所以他们昨天晚上也没休息,也在达坂上。

为了在电瓶送来之前,保障车辆油路畅通,现场工作人员不断用嘴往外吸出冻住的冰碴子。

山那边最近的牧业村离我们正在打通道路地方也有五十多公里,原本就漫长的路途,因为大雪封山,变得更加难走。大人带着孩子从骑摩托、到坐皮卡、到实在没路的地方开始步行......短则一天,长则要两天。

而就在大家因为铲雪车被困原地而一筹莫展的时候,不远处出现两个身影。

民警:走了几个小时?很多吗?走,快把暖气打开,让他们俩快上车。来,馕还有水。

记者:手都冻僵了。

马塔普夏:我们昨天来了。

记者:没碰上,是吧?

马塔普夏:昨天没有找到车。

记者:今天又走了七个小时。

马塔普夏:是,你们在这儿,来的时候不知道。

聊天中我们得知,父亲卡尔曼夏要送八年级的儿子马塔普夏去塔县寄宿制中学报道。由于途中完全没有手机信号, 时间也没有估算好,所以前一天没能与对接民警取得联系。天色渐晚只好折返,在就近的牧业点老乡家借宿一晚,今天一早再次启程。

达坂上的路何时能通,大家心里还都没有底,但现场的工作人员和民警,每天都在努力多挺进。大伙儿也会一直在达坂处守候,迎接山里走出来的孩子,和他们的家人。

孩子 我们来接你

风雪阻路,横亘在孩子和家长面前的是崇山峻岭和皑皑白雪,这段路只能靠他们用双腿走出来。可能有人会问,为什么民警们不提前疏通道路?或者孩子和家长们不能等路通了再走吗?要知道,冬季里的帕米尔高原上,大雪封山是常态,雪会不停地下,提前打通道路几乎不可能,所以只能在开学前几天抓紧时间作业,集中力量护送孩子们出山。

然而,今年雪实在太大了,开学日期越来越近,但道路仍没有完全打通,一些家长和孩子开始着急了,他们就自己想别的办法,甚至徒步翻山越岭,希望能够按时抵达学校。路的另一边是交通局的工作人员和红其拉甫边境派出所的民警们,轮胎打滑、车子的零部件被冻裂,但他们仍然在努力铲雪清路。天要黑了,路仍然没有全通,他们担心赛达尔汗父子的安全,选择步行去接应他们。

15岁的赛达尔汗·麦麦呆沙和父亲早晨天没亮就从家里出发了,从他们居住的马尔洋乡米斯空村到喀什市区的深喀中学距离400多公里。父子俩坐了六个小时的摩托车后,还有海拔5300米的达坂等待着他们徒步翻越。手中一根竹竿就是他们的登山杖,雪一次次没过父亲的膝盖,赛达尔汗踩着父亲的脚印,一刻也不敢放松。

而就在达坂的另一侧,当地交通局的工作人员和红其拉甫边境派出所的民警们,正在抓紧打通最后的几公里雪阻路段。可刚走没多远,轮胎又一次陷到了雪里。

一早就听说有父子俩要从山里出来,但眼看着时间已经接近下午六点,还没见到人影。民警们很担心,决定步行进去接应。

记者:前面要走多远?

夏洪强:还远着呢,体力不行,走得慢。我们必须要往里走,必须要把他见(接)上。我们等到天黑以后确确实实没有人了再走。

沿着山路一个多小时后,我们的队伍终于迎上了赛达尔汗父子俩。

新疆喀什市中学初三学生 赛达尔汗从小学就一直走,一直到初中了,现在初三,快要高中了。那时候路也没有,骑骆驼,就是那样过来。

眼看太阳开始西落,没有阳光的帕米尔高原,气温快速下降,可是我们离民警的停车地点还有很多距离。于是,大家商议后决定,冒险抄个近路,翻过前面的山头。

夏洪强:那才那里看一下,害怕了啊?没事,别害怕。爬过这个坡到山顶上一下去,比我们走这个路要近好多,下去以后就直直地可以到车跟前。大家现在有点冷,因为我们必须要走这条路,否则的话天黑之前下不了山,山里面很危险的,克服克服,坚持坚持。

记者:翻过那个山坡,下去我们就能坐上车是不是?

夏洪强:是,歇一会儿,我们赶紧走,坐时间长了也不行。我们起来走吧,爬山就这样,越坐越想坐。

四千八百多米的海拔,零下二十多度的低温,大家互相帮扶着,翻过面前的小山,在晚上九点多顺利坐上了车。

最难走的路,终于熬了过来。接下来,夏所长和同事,就会把父子俩送到九十多公里外的县城去住宿,第二天再赶去330公里外的深喀中学报到。

点评:艰难上学路 通向未来和希望

我们要谢谢红其拉甫派出所这些民警和交通局的工作人员,因为没有他们就没有人去开这条路。同时也要谢谢记者孙继文和摄像水政,如果不是她们跟着赛达尔汗父子走了这一趟,我想,这条路的艰难对于我们这些外人永远只能靠想象。

肺部紧缩到极限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只有真正在帕米尔高原上走一回的人才能体会。其实记者告诉我们,说他们采访时走过的路程只是塔吉克孩子们上学路的几十分之一,而这条路孩子们每年要走两次,雪山、严寒、行路难都挡不住孩子们对学习的渴望。

我们了解到,在新疆喀什地区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的边远牧业村,像赛达尔汗一样的正值学龄的孩子大约有150多名。当地已经在3月1日将雪阻路段临时打通,在红其拉甫边境派出所的协助下,当天调用17辆车,护送54名学生、20个家长抵达各自的寄宿学校,其余的孩子们也于这几天陆续开学报到了。对他们来说,上学路途虽然艰难,但必须要走,这是一条通往未来和希望的道路。

我们还听说了一个好消息,近几年,当地政府盖了富民安居房,居住在帕米尔高原上较分散的、偏远的牧业点上的一些孩子和家人们开始陆续搬到县城里。富民安居房里通了水电和暖气,每家每户免费配备了宽阔的羊圈,预计将于明年完成搬迁。也就是说,搬迁完成之后,这些孩子们就不用再走这么艰辛的上学路了。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